用户名: 密 码: 保存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媒体报道 >> 内容

一个政府小职员如何摔掉“饭碗”走向前途未卜的社工之路?

时间:2013-5-13 11:54:49 点击:4529

南方都市报 2013年05月12日 记者 张俊杰 实习生 马丹昊





2009年底辞去了民政局的工作,赵文艳成为汶川县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名社工。南都记者孙俊彬 摄


  赵文艳 女,25岁,汶川县城关威州镇人,汶川县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工。说话语速很快,没说两句就咯咯直笑,就像邻家的大女孩。曾在东莞打工,后回到绵阳打工。2 0 0 9年底辞去汶川县民政局的工作,成为专职社工。
  赵文艳曾经的诸多梦想,在五年前的一个下午被彻底改变———地震更改变了她的家乡汶川。在广东对口援建工作安排下,社工在这个县城居民从未听说过的行业,开始在震区生根发芽。赵文艳也在2009年底辞去了民政局的工作,加入了汶川县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,成为一名社工。
  25岁的赵文艳从小就生长在汶川县城关威州镇,她说话语速很快,又爱笑,没说两句就咯咯直笑,就像邻家的大女孩。以社工的身份留在家乡,她感到,自己也是家乡灾后重建的一部分。
  志愿者转身做义工直到现在,赵文艳的家人仍然没有放弃过“改造”她。家人有时会问她,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再回去考公务员?赵文艳总是果断回答,现在过得很好。
  汶川地震后数月,赵文艳回到了家乡,成为县民政局一名合同制工作人员。因为工作关系,她开始接触到地震后进入灾区的广东社工。广东大同社工中心派出专业社工进入灾区,参与灾后救援、重建工作。2009年11月,汶川县在广东省对口援建工作组的帮助下,成立了第一个社会工作服务站:(汶川)广东大同社工站。在地震前,无论是汶川县级领导、乡镇干部、社区干部甚至民政局干部,对“社工”这个概念的认知基本是一片空白。
  “原来社工不是‘义工’、‘志愿者’。”上网搜索后,赵文艳才恍然大悟。时任汶川大同社工总干事的周小燕,经常到民政局办事,她向赵文艳介绍了社工的基本概念。县福利中心工作的妹妹又介绍赵文艳参加了大同社工的一次活动。那是一次大同社工为福利中心里的孤寡老人举办的生日会。不少老人因为地震失去子女,这场生日会上,老人们却都很开心,赵文艳感到,社工改变了这些老人的精神状况。
  汶川地震时,赵文艳正在四川绵阳市区一家工厂打工。震后最初几天,她都在绵阳九州体育馆内当志愿者。当时,许多伤员被安置在体育馆内。赵文艳并非医疗人员,只能帮忙分发些物资,每天看着无数伤员,她感到自己能做的事十分有限。
  这种“无力感”伴随了她那段志愿者时光,直到遇到周小燕。周小燕向赵文艳描述了未来社工在汶川灾后重建中的重要性。赵文艳从没想过,自己的同龄人能做这么多,她也开始相信,社工是一个能令她成长的职业。于是,她决定也要当社工。
  恰好,2009年,大同社工正式在汶川挂牌成立后,就着手本土化,在本地招募专职社工。虽然没学过社工专业,但她仍然通过了招聘。
  当时,广东援建汶川工作组从援建经费中拨出400余万元,购买了包括大同社工在内的数家广东社工机构的社会服务项目,购买期限是三年。家人大多担心,三年后项目终结,大同也就不存在了。
  然而赵文艳这样一转身,她在汶川大同就工作了4年。
  马丽一家的改变
  从汶川县水磨镇区沿着盘山的公路开车走半小时,才能走完7公里的山路,到达灯草填坪村。村民马丽(化名)一家的两间木屋就在山路边上马丽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,手、脚均有残疾,普通话说起来结结巴巴,但她始终保持微笑,是一名热情的农村大嫂。
  “如果没有赵文艳,这个家几乎没救了。”同村人张春看来,两年前马丽这一家完全不是这种情况。地震后,马丽右腿骨折,生活几乎无法自理。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丈夫张勇华(化名)在震后一直无业,相关政府部门虽然一直有向马丽一家提供低保、救济金,但更多的时间里,张勇华在赌桌上挥霍着这些钱。
  张春是大同社工的志愿者。当时公路未通,他带着赵文艳及同事,冒雨走了4小时的山路,终于来到马丽的家。借着“讨口水喝”的名义进门,借机聊起她家的情况。马丽虽然给赵文艳倒了水,但对自己家里的情况并不愿说太多。
  赵文艳了解到马丽最担心的还是自己孩子的读书问题。在赵文艳的联系下,政府部门将马丽8岁的儿子送往水墨小学读书。
  那段时间,赵文艳几乎每周都到访马丽的家,一些热心人士给大同社工捐赠了不少童装,赵文艳每次都会带些给马丽的孩子。很快,马丽就跟赵文艳无话不谈。这也打动了张勇华,在赵文艳的介绍下,张勇华找到了镇上一家养鸡场的工作,学了点养鸡的技术,每月也有固定的收入。忙起来后,张勇华也很少赌博了。看到丈夫的改变,马丽的性格也慢慢改变,见了人也爱说爱笑。
  社工“助人”,最终原则是要让人可以“自助”,即能够自立、自强。赵文艳将马丽一家的情况上报给多个部门,试图帮助这个家庭寻找更多的资源。今年,县交通局在扶贫时了解到了马丽一家的情况,给他们家提供了几百只鸡苗,养了几个月,这些鸡已经开始下蛋了。赵文艳很清楚,马丽一家离“脱贫”还很早,但至少现在,这个家不再是“完全没救”了。
  刚到水磨时,赵文艳在水磨镇水磨社区居委会办公室里搭张床就住下了。办公室里没有厕所,到了夜间,如厕问题常常让这个女孩尴尬。偶尔,她甚至会遇到醉酒的游客骚扰。
  看着马丽一家逐渐转变,赵文艳常常因此自豪,而社区居委会也改变了对社工的印象,不再只觉得他们是一帮没工作经验的年轻人。
  作为一名社工,赵文艳更多的是处理与人的关系。她只有有限的经费,能做的,则是给人链接更多的资源。2011年,她刚进社区不久,水磨镇正在产业转型,发展古镇旅游业。赵文艳了解到镇上不少人想开饭店,但却不擅厨艺,就找到了县里有关部门,联合在社区里办了一个厨师培训班。一个月的培训班过后,不少毕业学员自己开起了餐馆。
  “夫妻社工”扎根家乡
  赵文艳在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,此前也从未接触过社工。广东大同社工中心在汶川招聘的本土社工,大多与赵文艳情况类似,因此,由资深社工担任的专业督导,给了赵文艳们一对一的指导。
  但在督导的指导下,赵文艳独立写各种策划书、项目汇报材料已经游刃有余,还能熟练掌握各种办公软件后,她成了不少实习社工的电脑老师。
  广州的社工发展远超过汶川,广州大同每年还组织汶川大同的社工到广州参观和培训。赵文艳在去年底的一份交流日志上写到,在广州南沙的珠江街交流期间,学到了“咨询个案”的概念。
  目前,赵文艳负责汶川大同社工中心“阳光家园”社区服务项目。汶川县阳光家园小区目前已入住的居民逾1500户,这个小区内的居民包括汶川县的公务员、教师、被征地的农民、被安置的灾民等。在这样的小区内开展社区家庭服务,社区居委会和汶川大同已经作出了初步的计划,包括要建社区活动中心,建居家养老项目,建社区居民健康档案等,就像是广州的街道社工服务的袖珍版。
  5月9日,汶川大同社工中心与社区居委会合作,在阳光家园小区开展了一个地震“防灾减灾”知识的宣传活动。活动吸引了不少小区居民参加,社区居委会希望能借此宣传防震知识。赵文艳设计了一个知识问答的环节,除了提供一些小奖品让社区居民答题外,她要求每人都要进行自我介绍。她同样看重的是,通过这样的社区活动,让不少原本互不相识的街坊互相认识,这正是一种改善邻里关系的方法。
  2010年,赵文艳的男友欧阳海兵也应聘进了汶川大同,同样成为一名社工。一年后,两人的8年爱情终于修成正果。在汶川大同社工中心原总干事周小燕调回广东后,欧阳海兵成为了汶川大同的新任总干事。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,将赵文艳和欧阳海兵称为“夫妻社工”,赵文艳自己看来,这至少是两个人有一个共同完成的事业。
  截至今年4月10日,汶川县政府与汶川县大同社会工作中心、汶川启创社工中心两家机构签约,出资120万元购买了8项社会服务项目。
  社工并不是一个高收入的行业,赵文艳初进大同时,每月只有1300元的实习社工工资,即使现在,她的月收入仍然只有两千多元,几年前她在绵阳打工,工资已经比现在高了。跟丈夫在县城买房后,赵文艳欠下了不少外债,但她更愿意用“有失必有得”这样的理论说服自己。  “不止一次感觉到很累。”汶川的社工毕竟刚刚开始,家人也并不能完全理解她———工作、生活的压力常常令赵文艳倍感疲惫。她希望自己做的每一次活动都能很完美,但现实常不尽如人意,有时一个小纰漏,就让她晚上吃不下饭。
  “我的性格就像男孩子一样。”赵文艳这样形容自己。高中起,赵文艳就被送往附近的绵阳市读书,直到大学毕业后,她一度到广东东莞打工,后又回到绵阳打工。“汶川太小了,我不想留在这个县城。”
  赵文艳不止一次想过,如果没有地震,也许她会和爱人到更远的地方看看。她从来不怀疑,自己有能力走得更远。但是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上一篇:有一种力量为心灵抚平震恸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汶川县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(www.wcdtsw.org) ? 201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电话:0837-6245762 Email:wcdatong@sina.com wcgdsw@sina.com 机构QQ群:汶川县大同社工中心97132994 “我爱我家”志愿者群 54310139
    地址:四川省汶川县威州镇阳光家园三期电梯公寓A栋104室
    蜀ICP备14003660号
  • 长隆欢乐世界 珠江夜游天字码头 广州塔门票